当前位置:笔趣阁 > 夜的命名术 > 994、最后一程(六)

994、最后一程(六)

当庆尘在麦克风前说话的时候,安全屋里的男男女女们只觉得血液沸腾。

他们枯守在这里,日日夜夜等待着。

在10号城市所有人都绝望的时候,他们守在这里给大家播有意思的东西。

有时候要苦思冥想的憋笑话、憋段子,甚至还得讲相声和脱口秀。

有时候要放音乐,有时候要播新闻,但更多的是鼓励大家不要放弃,要所有听需众都相信,有一天家长会将重返城市、稳住他们在这里的民心根基。

也正是因为他们如此用心,这个电台,才会慢慢成为那么多人的心灵寄托。

但是,有时候连他们自己都会想,坚持是否真的有意义。

此时此刻,庆尘的声音正通过广播传递到外界,那无线电信号在空中飘播着飞向远方。

庆尘在仅有的信息中,做了他认为最正确的选择,但他不确定自己的选择是否能有结果。

这或许是庆尘一路走来能够成功的最鲜明特点,哪怕他失忆、重新变成那个一无所知的17岁高中生,依然可过乱象直达正确的彼岸。

安全屋里重新安静下来。

等待时,负责电台的年轻人说道:“能跟您合个影吗?”

“啊?”庆尘还没享受过这种待遇,一时间有点不太习惯。

看着那些人期待的目光,他只能硬着头皮:“但不能拿我的合影去做微商啊。”

年轻男女哭笑不得,这都什么跟什么。

他们一个个跑到庆尘身边摆起奇怪的pose,甚至还有一对情侣脚在他面前接吻留念。

庆尘:“……”

有人问道:“老板,会有人来接您吗?”

庆尘摇摇头:“我也不确定。”

……

前一刻。

银杏山上,庆忌正坐在半山腰上的小屋里,直勾勾的叮着棋盘,脑子都快拧在一起了也没想好下一步该怎么落子。

就他下棋的水平,哪里下得过老爷子?

自从零在棋盘上赢了老爷子之后,这位老爷子便拉着他下了两天的棋,好像要把输给零的棋局,从他身上赢回来似的……庆忌见棋盘上已经被截杀得无路可走,便转移话题:“前线的战斗很激烈,真的不用我去吗?”

老爷子平静道:“你去了也不过多个a级高手,留在我这里反而更有用一些。”

庆忌有点泄气:“那您也不能这么任性啊,赢您的人是零,您去找她下棋啊,找***嘛……”

老爷子坦然道:“我又下不过她,我不是喜欢下棋,我喜欢赢。”

庆忌:“啊这……”

“行了,今天不为难你了,陪我走走吧。”

老爷子将黑白棋子收入盒中,带着庆忌走到山顶,他扶着身边的石碑问道:“庆忌,你知道为什么庆氏家主的屋子在半山腰吗?”

“为什么?”

老爷子说道:“这是庆缜先祖要提醒我们,山顶的神和那些为庆民牺牲的亡魂,是高于家主的……其实,我愧对庆氏将土。”

话音刚落,有哑仆抬阶而上,惊喜的抱着一个收音机跑上来。

碰仆将收音机放进庆忌怀里,用手语比划道:“刚刚收音机里有人说少爷在10号城市大开杀戒呢!少爷回来了。”

庆忌豁然转头:“真的吗?!”

哑仆乐呵呵的打着手语:“我什么时候骗老爷啊,我知道轻重!少爷真的回来了!”

也正是在此时,收音机里传来庆尘的声音:“我是庆尘,我回来了,来接我。”

庆忌说道:“爷子,我去接他来见您。”

老爷子说道:“不必来银杏山了,直接去战场吧,那里更需要他。”

“是了。”庆忌点点头:“他如今成为神明,西大陆也不过脆弱的像是一张纸。”

老爷子笑着摇摇头:“他肯定还没有完全恢复记忆呢。如果他恢复记忆了,就该先去焦糖酒吧找庆沉,而不是跑去电台用这种方法来通知我们。”

庆忌疑惑了:“可您不是说,只要他回来了,最后一战便不会有问题吗,我记得您好像说过,最后的敌人需要庆尘亲手去杀?”

老爷子耐心解释道:“但我从没说过最后的敌人是西大陆那群人。”

庆忌愣住了:“傀儡师?”

老爷子点头。

庆忌这才明白,原来老爷子一开始就没把西大陆当做最棘手的敌人,对方的计划,终极目标始终是那藏在暗处的傀儡师宗丞。

“您其实是要给宁秀和庆准报仇?”庆忌问道。

老爷子沉默着没有回答,庆忌知道自己猜对了。

他在这一刻终于明白,零为什么说‘老爷子未必是个合格的领袖,却是一位合格的父亲’。

这句话的意思是指老爷子为庆尘安排的那一切,同时也指老爷子为了给儿子、儿媳报仇所付出的代价。

“可您怎么知道最后一战是傀儡师呢,您不是说天地棋盘已经看不到住后的命运了吗?”庆忌好奇。

老爷子感慨道:“我不仅有天地棋盘,还有脑子……”

庆忌:“……”

所有人都在称赞着、羡慕着天地棋盘的预支能力,几乎都要忘了,即便没有天地棋盘,对方也能在影子之争,家主之争里笑到最后的那个人。

就在此时,收音机里传来声音:“能跟您合个影吗?”

庆尘在收音机里礼貌又不失尴尬地的回答:“好。但不能拿我的合影去做微商啊。”

老爷子和庆忌缓缓转头……这群人竟然忘了关麦。

*********

安全屋里所有人都屏气凝息着,下一秒,安全屋外的消防栓被人打开,庆忌说道:“你们先把麦关了。”

年轻人们手忙脚乱的关麦。

庆忌来到庆尘面前:“终于回来了。”

庆尘迟疑了一下:“你就是庆忌?”

庆忌叹息道:“记忆果然还没恢复啊。”

庆尘想了想:“但我现在应该可以勉强参与战斗了……我做好心理建设了。”

“那就好,跟我走吧。”庆忌看向安全屋的其他人:“你们撤退吗?”

安全星的年轻人相视一眼后:“我们不走了,这电台离不开我们,还有很多人等着呢。如果我们停播了,恐怕好多人都撑不下去了。”

庆尘心有所感,他之所以在还没恢复记忆时便想要回归这个集体,也正是因为他透过记忆的碎片,看见了许多这样的场景。

在一的描述里,他为东大陆做了很多事情。

但一个世界要想变得更好,需要更多这样的年轻人。

庆尘笑道:“很高兴认识你们,我们战后见。”

说着,他走进了那扇暗影之门。

……

几个月前的某一天,电台建立时,科学家们都觉得罗万涯小题大做,不过一个小小的广播电台,竟然让他们这些学术来搞。

那时候谁也不会想到,那时的无心之举,此时竟然成为了传递消息的关键,也成了战局的关键转折。

东大陆牺往了那么多人,大家被迫远离家乡,抛头撒热血,终于到了反击的时刻。

也就是从这一刻起,最后一战的一切命运都被遮蔽了,再也没人可以看到。

骨瘦如柴的他眼里满是血丝,神态却异常亢奋。

他在实验堂里,在一众助手的面前疯狂的手舞足蹈:“成了!a级基因药剂成了!”

)……

a2战线上的庆氏陆军还在静静等待,庆驱皱着眉头看着外面云澹风轻,只觉得这平静有些太不正常。

庆驱在防线上来回踱步,心中极度不安:“兽人军团呢?早就该到我们防线上了!”

有个影子战士站在一辆主战坦克的履带上:“这不是好消息吗?干嘛这么愁眉苦脸的。”

庆驱摇摇头:“这可不是什么好消息。”

对于守在这里的庆氏陆军来说当然是好消息,因为大家到现在,都还活着。

可是庆驱知道,兽人军团数量不会自行减少,如果他们这里没有遭遇袭击,那么其他战线将会面临双倍的压力。

对方甚至有可能剑走偏锋,将兽人军团原本该分散在七条战线的兵力,铤而走险的收缩到某几条战线,以巨大的压力直接将这几条战线打穿,庆氏根本挡不住!

到时候,兽人军团便会直接贯穿到他们的身后,对所有战线上的陆军完成前后包夹。

然而,他们这时候没有接到消息,便只能耐心等待。

即便其他战线全军覆没了,他们没有命令也不能擅离职守。

就在此时,负责无线电通讯的士兵跑过来高喊:“指挥部下达命令,a2战线所有部队,立刻开赴支援a3防线,那边及及可危!”

庆驱怒吼:“开拔!主战坦克先行,其他人跟上。a1战线战场已经没有人站着了!”

夕阳被山遮住一半,另一半照在战场上,小七茫然的站在原地,第一次体会到了残阳如血的真正含义。

这战场不论是兽人部队还是家长会,已经全部倒在地上,只余下几百号人还站着。

罗万涯扶着右腿骨折的大羽,他们看起来要多凄凉就有多凄凉。

小七有点难过的说道:“这伤亡比例也太高了!”

代价竟如此之大。

他没想到,那些跟着他们翻山越岭七千公里的人,竟全部死在了这里。

罗万涯很坚强,但这会儿依然忍不住的流起眼泪。

正擦眼泪时,他脚边忽然有一个尸体静开眼睛:“老罗,你哭了啊?”

“啊!”罗万涯哆嗦着吼:“你特么怎么回事?!”

那名家人躺在地上满脸血污,缓缓说道:“你别吼……他们在西南走了七千公里,还没怎么休息就来杀兽兵,杀了几个小时,太累了,让我躺会儿。”

“神特么让你躺会,眼泪白流了……”罗万涯对着空荡的战场说道:“还有能喘气的吗,回我一声!”他的声音在战场上回荡,直到太阳终于落入山后的那一刻……

“我还行,刚刚睡了一觉,感觉好多了。”

“生产基地的都不能这么使唤啊,这一战之后我要好好睡三天三夜。”

“我想再睡会儿……我腿受伤了!”

小七哭笑不得。

但战斗结束的那一刻,他回头发现身后没人了,还以为大家全军覆没了呢!

他说道:“那你们先歇会儿吧,反正这条战线的兽人军团已经全军覆没了。”

然而就在此时,小五从远处跑来高声呼喊道:“指挥部有命令,让我们活着的人立刻动身去支援a5防线,那边被兽人军团主力奇袭,快坚持不住了!”

小七和罗万涯面面相觑。

罗万涯有些不忍道:“你问问指挥部,能不能等两个小时?不是我们想拖延,实在是家人们撑不住了……”

小五沉默着摇摇头。

罗万涯纠结着,不是他矫情,而是大家确实到了强弩之末,这场战斗的尾声里,许多人都不知不觉的晕厥过去,累休克了。

现在再长途跋涉的去支援其他战线,怕是根本撑不住。

可正当他纠结时,有人缓缓从地坐起来:“走吧走吧,再打一仗也是一样的,说好了啊,真就最后一仗了”

“a5战线上,应该也是咱们家长会的兄弟吧?”

家长会最终通过剑门关的有232910人,这里只是最精锐的41129名a级高手,剩下的b级与c级,都在a5、a6、a7战线了。

“走喽走喽,去支援a5战线的兄弟们!打完再睡!”

说话间,这苍凉的战场之中,竟有数不清的家长会成员重新站起身来,相互掩扶着往西边走去。

好像走完那场跋涉之后,已经没什么能将他们打倒了。

……

a3防线。

李长青正维控着自己的三柄青玉心剑游走于战场,这里是庆氏陆军的主力部队,最稳固的防线之一。

零说道:“三枚核弹已经被制造出来了,我也曾向银杏山提议在前线埋伏,但是庆氏老爷子否定了。”

李长青问道:“因为这里庆氏将士太多,他舍不得?”

零轻笑起来:“他何时这么优柔客断了?他只是说不用了。”

“不用了?”

“对,就是用不着了。”

李长青愣住了,用不着是什么意思?

她看着满目疮瘦的战场、千疮百孔的防线,这里马上要彻底溃败了,对方却说用不着核弹了?

零平静说道:“你们已经完成任务了,顺利将兽人军团吸引到a3防线上,辛苦了。”

说完,指挥部断了通讯。

下一刻,李束惊呼道:“你们看!”

所有人顺着他的目光看去,只见山上奇袭过来的兽兵,正一个个飞下山来,一个、两个……一百个、两百个。

那些兽兵张牙舞爪的飞下来,可它们并不是主动下来的,而是山腰后面的视野死角里,好像有什么极其恐怖的东西正在折断兽兵的骨头,然后将它们从山上数百米高的地方扔下来!

冬冬冬冬!

一头头兽兵摔落在地上,发出沉重的声音,全都直接摔死了。

即便是a级,也经不住这么摔!

“什么情况,它们在自杀?”老万疑惑道。

“不是。”李长青喃喃道:“援军来了!”

下一刻,却见巨人狂风走到山崖边缘,一手掐着一头兽兵的脖颈锤击自己胸腔,怒吼:“风!”

以前李束觉得,兽兵高大魅悟恐怖,然而两米二的兽兵在巨人手里,就像是个体型还可以的玩具手办。

在北方歼灭鹿岛一战之后,家长会与巨人族告别,从此家长会踏上征程,巨人族不知所踪。

这群恐怖的巨人消失在所有人的地图上,没人知道它们到底在哪里,以至于大家都快把他们给忘记了。

崩坏的世界。

迷失的归人。

一切都还来得及。

山上有人高声疾呼:“幻!”

(逆转世界吧,巨人们!)此时此刻,狂风从山上滑下来,滑铲的姿势潇洒奔放。

这单兵榴弹炮不是所有人都能用的40口径相弹,而是庆氏武器专家为他们量身打造的155口径榴弹炮。

寻常士兵,哪怕兽兵想要用这玩意,也得用机械化部队运输,但巨人们却能将这玩意提在手上。

一门单兵榴弹携带六发炮弹,在巨人手上就像巨型左轮手枪一样恐怖。

虽然庆氏来不及给所有巨人都配备上这种级别的武格,但也足够了。

一万名巨人冲下山后,根本没有跟李长青他们打招呼的意思,也没有依托防线防守的打算,竞是直接提着单兵炮冲出防线。

只一轮齐射……

那原本汹涌如黄河奔满的兽人军团的攻势就停住了……

巨人不过万,过万不可敌。

银杏山之所以要将风暴号换掉,不仅仅是为了家长会,也是为这群巨人。

风暴公爵其实没那么多选择,西大陆的贵族们进入东大陆后有些怠惰了,各自为战的想要收刮战利品。

王室却要尽快结束战争,并立下一个月内灭亡东大陆的野望,但他们一路来到西南战线场的道路都被庆氏提前摧毁,主战坦克和装甲车过不来。

于是他选择将庆氏拉到同一水平线,只要回到陆地战争、放弃空军,一定是兽人军团获得胜利。

然而银杏山的那位和他想法一样,只要西大陆的空军全部消失,胜利一定是属于东大陆,为此他不惜让庆一去引爆贪婪。

此时,一万两千架战争机器人陨落,已经成西大陆失败的转折。

李长青等人眼静的看着巨人们不讲道理的直接发起冲锋,最恐怖的是,此时的巨人和以前的巨人还有不同。

此时巨人们已经将榴弹炮打空。

李束担忧道:“这一轮攻击虽然凶勐,但巨人的数量还少了兽军他们的八倍,接下来恐怕还是一场苦战。

只见狂风骤然举起手来,战场中的数百道火焰如龙卷般朝他奔涌过去,在他手里形成一支擎天火矛!

“风!”

如山般魁梧的巨人,就像是标枪运动员一般助跑几步,将手里的火矛投挪出去。

那支火矛疯狂呼啸着穿透了上百米的兽兵,仅这一下便杀死了四十多头兽兵!虽然兽人军团还有八万多,但这些巨人也太恐怖了。

一万个巨人里虽然只有三百多个a级,但问题是巨人的a级、b级在修行准提法、万神雷司之后,和人类的定义就有点不太一样。

这段时间里,他们哪也没去,全都按照大当家庆尘的吩咐,窝在黑叶原里修行,有他们当初端掉罗斯福王室后控制的凤尾花,修行速度可谓一日千里。

如今狂风只是刚刚完成了大周天,达到南庚辰他们当初的c级,甚至还没修成气脉,自身力量便堪比人类入级的6倍。

一个个举手投足间,简直能毁天灭地。

有兽兵张牙舞爪的冲到他们面前,狂风一个耳光,那兽兵的头就直接没了。

防线后方的老万都看傻了:“卧槽……”

李束:“卧槽……”

原本恐怖的特制合金盾牌被嘿嘿夺来,拿在手里就像人类打群架时持的小板凳,哐哐往兽兵脑砸。

李束怔怔说道:“你们见过老虎玩弄小兔子吗,我现在就有这种感觉……”

老万心惊内跳:以后人类怕不是要被巨人族毁灭吧?

巨人横行的时候,正处于李氏与庆民关系僵持的时机,所以李氏当时只知道东大陆冒出来一群巨人,却不知道具体情况。

李长青平静解释道:“不用担心,庆尘是他们的王。”

李束倒吸一口冷气,自己老师怎么还能跨种族展现统治力呢。

这时,数量少于兽人军团的巨人族,正一点点将防线以肉眼可见的速度推了回去。

兽人军团并没有因为巨人族的恐怖而后退,它们依然在悍不畏死的往前冲……

但没用!

狂风始终冲在最前面,有时候他一跃数十米高,落下的时候就能踩死两头兽兵,就像巨大的人形炮弹一样。

后来巨人们有样学样,一个个蹦蹦跳跳的像蚂蚱一样在‘天上’飞,落下的时候就会死一大片兽兵。

上一个这么玩的,还是超级马里奥踩蘑孤、踩乌龟。

防线后面的庆氏将士们都看麻了。

大家嗷嗷的冲出防线,跟着巨人族一起反攻过去,但他们发现,自己竟然还跟不上巨人推进战线的速度。

李长青叹息道:“时代改变的速度太快了,在一年前,财团之间的战斗还只是小范围战争,彼此战线推进个七十公里就算很厉害,所谓闪电战不过是一天突袭三百公里。

然而到属于庆尘等人的时代,真正的闪电战变成前一秒还在吃火锅,下一秒就通过密钥之门横跨两千多公里去杀鹿岛全家。

在一年前,各个势力想要培养出一支平均b级的基因战士部队,必须花费大量的财力。

然而到了家长会时代,一天竟然晋升四万多名a级修行者。

现在,巨人参战了,这种恐怖的突进方式连兽人军团都有点看不懂了。

人类文明总是会在几百年的平稳过度后,突然通过某一人快速脱变一次,例如工业革命时代的科学家们,从马车到高铁、飞机的变革,也不过用了一百多年的时间。

例如现在的庆尘,他们的出现,让如今这个世界,正在无限接近传说中的神话世界!

然而就在此时,一名巨人纵身一跃,却发现自己将要落下的地方,正有一名身穿黑袍的老人等待着自己落下。

对方已经从袖中取出一钠金sè长剑!

巨人尽力在空中变换姿势,可那金sè长剑刺出的角度过于刁钻,竟生生斩断了巨人的头颅。

硕大的头颅还在地上滚动,戏命师老怪物却面无表情的退回了兽人军团之中。

与此同时,另一个方向竟然又出现了一名戏命师老怪物,将一名巨人斩于斧下!

还没等巨人们反应过来,先前那个戏命师老怪物又手持黄金长剑出现在另一个地方,再次斩杀一名巨人!

巨人的狂潮第一次短暂停顿,只因为这两个老怪物出手太诡异了,令人防不胜防!

而且,即使巨人们现在修行了,可他们修行的时间还短,根本没有突破半神的存在。

如果单对单撞见这两个老怪物,必死无疑!

不仅如此,在这队伍中还有几名a级戏命师伺机杀人。

他们虽然没有巨人的速度快、力量大,但收割起巨人却速度极快,他们总能出现在最yīn狠的地方!

但巨人狂潮只是稍微停顿一下,便继续疯狂的反推回去,兽人军团能悍不畏死,他们也能!

巨人之中,巨人先知高声呼喊:“寂!”

(巨人们,我们在禁忌之森流浪两百年,如今终于到了报仇的时刻。不要畏惧死亡,你我的灵魂会跨越禁断之海,飞过人类繁华的城市,回到寂静的黑叶原,回到我们的故土去!)先知话音一落,巨人们硬是再次疯狂起来,却见三百多名巨人在最前面冲阵!

更离谱的是,这三百多名巨人竟然还会放电!

刹那间天上电闪雷鸣,一道道闪电连成一片落入兽人军团中,竟是将一名a级戏命师覆盖其中,直接电死!

李束震惊道:“这是……?”

李长青解释道:“庆尘将他找到的万神雷司传授给巨人族,巨人们则挑选资质最好的三百名巨人修行。”

巨人不仅力大无穷,还会随手噼雷,就问你怕不怕?

李束远远看着,他发誓自己第一次在兽人军团眼神里看到了恐惧,这些兽兵明明被禁忌物控制着,却感到恐惧。

李长青叹息:“但巨人族的数量和兽人军团的差异还是太大了,你们发现没,兽人军团正在收缩阵型,控制它们的人不打算继续跟巨人族硬碰硬,而是要耗光巨人的力气,让戏命师老怪物依托着兽人军团来偷袭。”

老万点头:“巨人总共才一万个,现在又阵亡一些,哪怕戏命师老怪物一次只偷两三个,也能渐渐将巨人族蚕食掉。”

“现在怎么办?”李束说道:“我们带着庆氏部队从侧面掠阵,帮他们更快突破兽人军团的阵线……等等,兽人军团两侧的山上有人!”李长青豁然望去,却见左侧山巅之上,一个短发少女伫立着。

右侧山之上,一个憨厚少年对称而立。

少女肩膀扎着染血的绷带,少年则包扎着左腿,不知道是在哪受的伤。

李束说道:“是陈灼蕖,胡靖一!是庆尘的两个徒弟!”

林长青听闻是庆尘的徒弟便多看了一眼!“怎么都受伤了,好像伤的很重?”

老万说道:“我听说他们是去挑战生死关了,可能是在挑战生死关的时候受的伤,应该会影响战斗。如果带着伤勉强参战的话,恐怕会被戏命师老怪物斩杀在战场。”

然而话音刚落,却见山之上陈灼蕖与胡靖一就像商量好似的,两个人同时吸进一口气,却见天空云层倒卷、鲸吸天地!

下一秒,两人同时俯身朝下方兽人军团吐出一口云气来!

渺小的两个人喷吐出的云气却有千来,宛如天仙人造了一场大雪!

那云气穿过的树林,将树枝上的枯黄树叶尽数卷走,变成一柄柄秋叶刀!

那一柄一柄秋叶刀切在兽人军团身上,却见一头头兽兵的血肉、皮肤、内脏被秋叶刀刮走,只剩下一具骨架。

一万多头兽兵彷佛一万朵蒲公英,只是一吹,血肉便被吹走了!

此时的陈灼蕖、胡靖一已经完成了八项生死关,完成速度几乎与创始人任禾相同,但是关键的是他们有呼吸术。

原本完成七次生死关便能半神,但陈灼蕖自知如果仅仅是普通半神骑士绝对不够,所以她胆子更大一点去完成了第八项生死关——翼装飞行。

虽然挑战生死关让她身受重伤,右肩几乎不能动。

庆准曾对庆尘说,一切获得,皆会失去,凡事都有代价。

他没说的后半句是:世间一切努力皆有馈赠!

多完成一次生死关,竟让他们二人体内骑士真气提前越过了庆尘曾经凝聚云气的过程,提前拥有了骑士云气!

即便不如李叔同那般恐怖,却暂时够用了。

这一吹,竞将那两个藏在兽人军团里,伺机杀人戏命师老怪物显露出来,他们两人黑袍尽碎,***满出干瘪、句偻的身躯。

两人暗道不好,立刻向后飞退。

然而还没等他们退回到身后的兽人军团主力中,却见王小九拖着巨大的断头台从山上奔掠而下!

“跑?想杀你们很久了!”

  

看网友对 994、最后一程(六) 的精彩评论