当前位置:笔趣阁 > 夜的命名术 > 999、后记(一)

999、后记(一)

掌声。

庆尘望向掌声来处,赫然是傀儡师宗丞的本体从山嵴走下来:“恭喜啊,获得最后的胜利了,我旁观时都会感慨于你们的不易。”

宗丞穿着一袭黑sè的西装,根本不像是一个失败者,反而像是来参加庆功宴的嘉宾。

家长会成员们神情警惕,而庆尘则是面sè平静的回应:“你好像并没有失败者的沮丧。”

宗丞笑着解释道:“如果人生里失败的次数太多,有时候便不觉得失败有什么了,习惯就好。”

宗丞继续道:“要说初心的话,你我都是想消灭财团,如今你做的肯定比我更好,我自然应该高兴才对啊。你们决战的时候,我在银杏山与老爷子相谈甚欢,那时候我便跟他说过我的想法了。”

庆尘若有所思:“我反而认为是你已经又找好了新的退路,一个让你更加满意的退路。”

宗丞苦笑道:“不要总是对我如此警惕嘛,如果时光重来,或许我会选择老老实实当一个普通人也说不定呢,体验一下亲情友情爱情也是很好的嘛,不要总是把我想的那么邪恶。”

庆尘笑了笑:“不管说什么,我都会尽快将你所有傀儡清除掉的。”

“那我便等着好了,”宗丞微笑着向后退了一步,这具年轻的傀儡竟七窍流血,倒地身亡。

庆尘看向巨人先知:“巨人族还有多少具备心灵感应天赋的巨人?”

先知回应道:“三百七十人。”

庆尘点点头:“待我们安葬了战场上的尸骨,便立刻对全联邦进行清算。”

一旁的罗万涯说道:“老板,如今我们损失惨重,中原地区共计还有20万伪军,咱们恐怕要再休养一段时间才能收复失地,起码要等大家伤势痊愈。”

此时庆氏现代化军事装备都消耗殆尽,家长会只余下一万多人,巨人剩下四千,人人皆伤。

即便庆尘一个人再厉害,也不可能在短期内完成全联邦的解放,哪怕对方是不太中用的伪军。

庆尘看着战场。

战场上反而比先前干净了许多,那些凶狠的亡者军团全都化为飞灰,尸体倒是没剩下多少了。

他们竟是连家长会成员的尸骨都没有留住。

庆尘一时间有些惆怅,胜利了又能如何呢,那些鲜活的生命还不是全都离开了?

“如果我再早些拿回自己的精神意志,或许能再多救下一些人,”庆尘说道。

这时,反倒是西北军英灵大忽悠走了过来,他安慰道:“这种事情并不是你说了算的,当初任小粟哪怕在决战时都只恢复部分记忆,没能取回自己的精神意志成为神明,他也是战后第28年才成为神明的。”

“嗯?”庆尘看去:“那你们是怎么赢下来的?”

大忽悠乐呵呵笑道:“当然是靠我们西北军集体的力量了啊……当然还有庆缜。真要等任小粟,这世界早就让零给统治了!”

战场上所有人都惊异了,他们只知道任小粟是神明,所以便以为最后决战是靠任小粟赢的,可现在听大忽悠所说,那时的任小粟应该也不过半神境界。

小七忽然好奇道:“如今我们老板和任小粟都是神明了,他们哪个更厉害?”

大忽悠认真思考片刻:“无法比较,如果你非要对比单体战斗能力,那是庆尘更厉害一些,因为他拥有神切这样的绝技。但任小粟也有庆尘无法相比之处,那是他能力的厉害之处。”

正如零所说,神明也只是实力级别更高的人类,所以神明的能力也有区分,并不是成为神明便拥有了全能的能力。

庆尘疑惑:“任小粟的能力是什么?”

大忽悠笑道:“心想事成。”

当任小粟的骨髓移植给颜六元之后,颜六元便有了许愿的能力,任小粟看见别人的能力,便能复制过来,任小粟想要什么样的武器,就会出现什么样的武器,

想要黑刀,于是获得了黑刀。

想要黑狙,于是获得了黑狙。

别人帮他背黑锅,他心中有愧,别人身上就会具现出一口黑锅来。

任小粟成为神明之前,一直被封印着的精神意志,只泄露出来一点可用,就像庆尘提前泄露出来的些许骑士云气一样。

直到任小粟成为神明,这心想事成的能力才变成完全体。

如果说庆尘是一个无法防守的顶级刺客,那任小粟其实更像是个全能版的法师,庆尘一招神切便可以走天下,任小粟则可以拥有数百个、上千个技能。

庆尘听着解释,更疑惑了:“那他可以复刻我的神切。”

大忽悠摇摇头:“世界是公平的,他所复制的能力,只能到半神为止了,所以真打起来,他未必能赢你。”

庆尘思索着:“明白了,但他的能力似乎更有趣。”

大忽悠拿出一枚黑sè的扳指说道:“这东西,你或许需要。”

庆尘愣了一下:“这是什么?”

大忽悠说道:“当初决战时西北军死伤无数,他为了救活我们,复刻了英灵神殿的能力。如今,这英灵神殿便交给你吧,你更需要它。”

庆尘没有去碰那么黑sè扳指:“稍等,我还需要确定一些事情。”

这时,他让庆忌取来那枚名为‘权力’的尾戒来,用手轻轻碰触一下,尾戒便化为灰尘。

先前没有取回精神意志时,庆尘还可以触碰禁忌物,甚至还要稍微有点力气才能湮灭老怪物手里的禁忌物、还能穿过暗影之门,可现在一切禁忌物在他面前都不可用了,甚至一碰就碎。

此时的庆尘,才算是真正的神明。

他无法再用里世界的禁忌物,任小粟的同样也不行,因为里世界、任小粟、庆尘已经是三个独立的世界了。

庆尘对大忽悠摇摇头:“我与任小粟都是独立的世界,规则相悖,以前我还可以用,现在不行了。”

大忽悠愣了一下:“那怎么办?”

此时,郑远东走上前来:“能让我试试吗?”

大忽悠摇摇头:“不行,你没有通过银杏乐园的测试,不能拥有这座英灵神殿。而且庆尘已经通过过银杏乐园了,你再按照他的攻略通关也没用,银杏乐园通关具有唯一性。”

毕竟,西北军二十多万英灵寄宿在这英灵神殿中,不能随便交给别人。

所有人都沉默了,只因为复活战友的方法近在眼前,他们却无法使用。

然而还没等大家沮丧,却见禁忌裁判所的乌鸦们从远处走来,他们身上披着亚麻袍,缩地成寸般进入战场。

三月又拿出了一枚一模一样的黑sè扳指:“郑远东先生,用这一枚吧。”

“咦,竟然在你手里!”大忽悠惊叹。

小七好奇道:“怎么会有两枚一模一样的扳指?”

三月解释道:“据禁忌裁判所记载,任小粟英灵神殿能力是从庆缜亲哥哥‘罗岚’身上复制而来的,罗岚成为半神后安享晚年,死后第28年析出了这一枚扳指,一开始在火种军校校长p5092手上,待到禁忌裁判所与火种军校分家,便被禁忌裁判所第一任董事会主席‘黑狐’带走。”

郑远东接过那枚黑sè扳指:“收容条件是什么?”

三月说道:“英灵神殿的收容条件不在于禁忌物,而在于你想要复活的那些人。他们要从心底里认同你,才会追随你。但你要明白,英灵神殿里的英灵会占用你的精神意志,复活的英灵越多,你的负担便会越大,最后你可能再也无法使用巫术,因为你的所有精神意志都成了英灵们的载体。任小粟不怕,因为他是神明,拥有着无限的精神意志,但你只是个普通人。”

郑远东摇摇头:“只要能成功,我即便变成一个半神级基因战士也无妨,我还有刀术。”

四月说道:“恐怕很难收容,昆仑成员自然认同郑远东,但家长会与巨人呢?他们未必会认同。”

庆尘想了想说道:“试试看。”

郑远东转身看向战场:“昆仑组织郑远东,家长会第129号金sè家人,郑远东,在这里询问你们是否愿意来到英灵神殿中,继续去完成未竟的事业?”

四月:“?”

很多人面露惊异,他们不知道郑远东还在北方混了个金sè家人的称号,而且排名竟然如此靠前……

战场上安静下来,所有人安静的等待着,可是什么都没有发生。

大家不确定是家长会成员不认同郑远东,还是说那些人的亡魂已经随着亡者大军一同消散。

一秒、两秒……

直到十秒之后,空旷寂寥的战场里,突然有金sè的身影从虚无中走出来,小二笑着说道:“老板,你得给郑老板升成黑sè家人了吧。”

话音刚落,源源不断的金sè身影涌现出来,竟渐渐成了一片金sè的海洋。

昆仑成员,家长会成员,一个个面带笑容,人声嘈杂,像是过年了一样。

有人高声笑道:“我还以为这辈子到头了呢,没想到竟然还能以这种方式活过来!”

还有人高声说道:“等等,我特么来之前给家人写的遗书还没送出去呢吧?我在遗书里说了好多秘密,那都是活着时没法说出口的,可别刚活过来,又社死了啊……”

“哈哈哈,你是不是在遗书里,把你藏私房钱的位置告诉你老婆了?!”

峰回路转,谁也没想到会有这样的转折。

然而,死去的火塘汉子与巨人、涟族人、影子部队战士,再也无法出现了。

郑远东深吸一口气:“谢谢大家信任。”

庆尘也有些动容,他看向三月郑重道:“谢谢……可是你们不是要致力于收容禁忌物和超凡者,以免禁忌之地吞没世界吗?”

三月看着那些巨人,沉默片刻回答:“新人类已经出现,人类火种不会因禁忌之地熄灭了。如我这样的人类只不过是被世界淘汰的物种,我们禁忌裁判所尊重物种秩序的更替,接下来我会从巨人当中发展一些禁忌裁判所的成员,希望你不要阻止。”

庆尘:“……”

他看向满世界的英灵,高声说道:“如今战争还未全部结束,中原十余座城市的百姓还在伪军统治之下受苦,当初我们答应他们,总有一天会打回去,如今该实现承诺了。120扇密钥之门,我们分兵十路,尽快解放全联邦,速战速决!”

这时,火塘已经收拾好战场,他们扛着自己族人的尸体撤离战场,准备回到西南大雪山中。

秦以以走在最前面,她只是转身看了一眼人群中的庆尘与秧秧,然后毅然决然的离开了。

临走前,火塘大长老句偻着背,来到庆尘面前:“待到战争彻底结束,麻烦来火塘一趟。”

庆尘疑惑。

大长老说道:“我们来参战前,神明曾降下旨意,若是你成神,便请你走一趟,他有许多事情要告知你。”

庆尘若有所思,他总觉得火塘那里的神明并不简单:“我会去的。”

大长老看了一眼秦以以沉默的背影,最终叹息一声,跟在了火塘的队伍后面。

火塘的汉子们浑身是血,走在苍茫的大地上就像是被画在了浓墨重彩的油画之中。

下一刻,庆忌开启暗影之门,帮助家长会将一扇扇密钥之门送往指定的城市,帮助家长会完成最后一次闪电战。

密密麻麻的金sè身影穿过密钥之门,给一座座城市带去新的希望。

秧秧看向庆尘:“你呢?你去哪座城市?”

庆尘说道:“你带一队前往陈氏7号城市,我与你们一同解决陈氏的最后威胁……还有,我想和郑老板去看看zard牺牲的地方,看是否有补救的可能。”

秧秧问道:“你应该也无法穿过密钥之门了吧?”

庆尘想了想说道:“是的,密钥之门应该也无法通过了。不过没关系,我自有方法。”

秧秧一脚踏入密钥之门:“我在7号城市等你。”

可下一秒,庆尘骤然以神切来到空中,一道璀璨光线竟是跨越数千公里直线距离,在天空中宛如一道超脱时间、空间的彩虹,弹指间落在了7号城市之外!

当庆尘脱离光线的刹那,秧秧才刚刚彻底从密钥之门里走出!

秧秧惊叹:“如今你这神切,已经像是神迹了。”

然而庆尘没有回话,只是皱着眉头若有所思。

此时,大羽也在郑远东搀扶下走出密钥之门,他看向庆尘:“怎么了?”

庆尘忽然转头问道:“你们……有没有听到地底的心跳声?!”

大羽像疯了一样具现出自己的画作,向地下挖去!

……

免费的后记,应该还有6-8章的样子(4万字左右),先前说过没完结,当时想的是为了再写几万字免费的回馈一下书友,但大家好像并没有相信

  

看网友对 999、后记(一) 的精彩评论