当前位置:笔趣阁 > 夜的命名术 > 1000、后记(二)

1000、后记(二)

地底的心跳声咚咚咚的传来。

在庆尘耳中如此清晰,又如此真实。

甚至还有一些熟悉。

大羽的画作疯狂向下挖着,庆尘看着‘自己’和‘师父’双手刨地挖土,总感觉怪怪的……

“你们说,这地底的心跳声……到底是怎么回事?”大羽强行让自己冷静下来:“那一天我亲眼见到他燃烧生命晋升半神,这种燃烧生命应该是不可逆的,一旦开始便没有办法停下,所以,地底的心跳会是zard的么?”

秧秧疑惑道:“会不会是zard析出的禁忌物?”

庆尘说道:“不会,禁忌物最快析出记录为12年,zard如果在那一战里死了,不可能这么快就析出禁忌物,所以一定是zard。如今我们谁也没见过土元素半神的能力,他在a级时便堪称不死之身,到了半神……或许还有奇迹。”

越来越多的家长会英灵、巨人,从密钥之门、暗影之门中走出,他们并没有直接进入城市,而是一同在这里等待。

7号城市边缘的高层居民楼上,渐渐有人汇集到窗边,好奇的看着这数不清的金sè英灵。

“他们好像在等待什么?”

“这些金sè的人影是什么,怎么从来没听说过,难道是陈氏的新画作吗?满天神佛?”

“他们也没在天上飞啊,满地神佛还差不多。”

“……你是懂接梗的。”

此时,坑洞已是越挖越深,直到地底百米处,却看见一层巨大的‘土茧’!

庆尘扶着大羽跳入坑洞底部,大羽此时腿上刚刚打了石膏,看起来格外狼狈。

大羽看着那层薄薄的土茧,从空间戒指里取出强光手电照射过去,竟还能透过那土茧看见里面正有个人在沉睡。

他屏住呼吸,竟是一时间不敢再挖了,生怕这土茧还未到破开的时候,影响里面的人。

“是zard吗?”大羽紧张问道。

庆尘还从未见过大羽如此紧张:“应是zard了,当初他消散之后潜藏在地底,为自己重塑身体……看来,土元素半神竟是将‘不死’这一属性发挥到了极致,一旦遭遇重创,能像凤凰一样涅槃重生。”

第一个水元素半神名为周其,他晋升之后能强行破开别人的生命力场,控制他人血液。哪怕是a级遇见他,也会被顷刻间夺走血液,恐怖至极。

如今火元素、空气元素都还没出过半神,倒是zard这土元素先成了。

正当所有人不知道该做什么的时候,土茧化作流沙向内倾泻,汇聚在那人影身上,直到土茧再也不见。

大羽看到里面的人时松了口气:“真的是zard!”

zard躺在中央紧闭双眼,大羽一瘸一拐的走过去,低声呼唤道:“zard?”

下一刻,zard骤然睁开眼睛看向大羽:“你是……?”

大羽愣住了,他怔立几秒之后,笑着耐心说道:“我叫陈羽,以前跟你是最好的朋友,你不认识我了没有关系,我们可以重新认识一下。”

zard乐了:“哇,你终于承认是我最好的朋友了!”

大羽:“……”

他哪能想到zard这才刚刚重生,竟然还会利用重生来套路自己?!

说话间,zard突然站起身来,将大羽身上的衣服撕烂!

如今zard速度太快,境界也稳定在半神之上,大羽根本没反应过来。

撕拉一声,却见大羽的上衣被zard硬生生撕开,露出他身上一副刚刚完成一半的纹身,那纹身赫然正是头顶小树苗的zard……

巨人们:“哇哦!”

英灵们倒吸一口冷气:“嘶!”

大羽:“……草。”

zard哈哈大笑起来:“你当初说我半神了就给我纹在身上,真的没骗我啊!”

大羽就在这上万人的目光中,社死了。

庆尘感慨道:“还得是zard啊!”

明明是一个很悲伤的时刻……

明明最终决战之后仍旧有许多火塘汉子、巨人、影子部队没能重新活过来……

破碎的山河还等待他们修整,百废待兴……

但就在zard回归的那一刻,浓重的气氛突然破碎。

也是直到这一刻,所有人才惊醒意识到,他们赢了,确确实实赢了。

昨天的一切不再回来。

明天的一切,一定比昨天更好。

土坑深处传来他怒不可遏的声音:“zard,你特么的!今天我必杀你!!!”

“走吧,让他们俩掐起来,我们还有正事要做,”庆尘笑着转身朝7号城市里走去。

小七一早准备好了喇叭,在城市中巡回呐喊着:“东大陆联邦已经在战争中获得胜利,家长会将对所有城市居民进行重新登记造册!”

一辆辆浮空车放着广播穿行于钢铁森林之间,家长会则如当初在10号城市肃清傀儡时一样,在所有城市里快速铺设检测站点,封锁所有街道,直到确定所有居民都接受心灵检测才算结束。

居民们听到是家长会来了,渐渐终于敢走出大楼,然后发出欢呼声。

在那些欢呼声中,庆尘走进陈余的那座精致宅院,院子里正有一位年轻人,怔怔站在院子里的一颗梅树旁:“可惜了,还没等到梅树开花的时节,就要永远离开这个世界了。”

庆尘站在梅树的另一侧,平静问道:“没打算挣扎一下?”

宗丞笑着说道:“没有意义。苦心经营的陈氏在你这样的神明面前,也不过是一击的事情,挣扎不过徒劳。这种时候挣扎,只会让自己输的更难看。”

庆尘若有所思:“我总觉得你不会死,能不能告诉我,你的退路到底是什么?”

宗丞哈哈大笑起来:“放心,伱我不会再相见了。”

庆尘站在梅树旁抚摸着虬结的枝干,他的瞳孔骤然收窄,眼底有金sè流淌,无数的细节与线索在他脑中汇聚。

“我大概猜到你的退路是什么了,”庆尘说道:“我会想办法找到你的。”

“跟你这样的人为敌,真是让人很头疼,”宗丞叹息道:“可是何必呢。”

“我与你的仇,不能不报,”庆尘轻声说道。

宗丞忽然说道:“如果我能想办法将庆准还给你呢?”

庆尘怔了一下。

他成神之后,也曾想过要从世界意志之中将庆准剥离出来,可事实是他连偷渡自己都很困难,又如何将庆准剥离出来?

庆尘连头绪都没有。

庆尘说道:“或许我可以去问问零,当初便是她将李神坛留下来的。”

宗丞摇摇头:“不,她所能做的是在世界意志吞没李神坛之前,将李神坛的意志变成数据截留下来。你要知道,截留未被吞噬的意志,和剥离已经被吞噬的意志,难度完全不同。所以她也没法帮你。”

庆尘敏锐察觉到:“你和零认识,不然你六百多年前才从地底爬出来,如何知晓她是怎么留下李神坛的?”

宗丞笑道:“很早就认识了。”

这时,零从院子外走进来:“他在四百多年前来过西大陆,那时候我与他开展过一场有趣的交谈,只是交谈刚刚开始,他便被戏命师清洗了。这一次他又来西大陆找我,提出了一个更加有趣的猜想和建议。”

庆尘问道:“什么猜想和建议?”

零说道:“他帮你找回庆准,你不再追杀他。”

庆尘:“这件事情跟你又有什么关系呢?”

零回应道:“他需要我的帮助,而我自然也有我的诉求。”

宗丞看向庆尘:“所以这個交易是否能达成?我还你庆准,从此以后再也不参与人间争斗,不害人,不再出现在你面前。”

庆尘不置可否:“我要先看到庆准。”

宗丞与零相视一眼:“开始吧。”

下一刻。

西大陆内的超导世界里,开始不断衍生出新的边界来。

原本只有一千公里的世界,竟是快速向外推进了两百公里,而且还在以每秒一百公里的速度快速扩张。

先是山崖耸立,海洋翻涌,白云滚荡。

紧接着,花木盛开,鸟群纷飞,走兽奔腾。

先有了世界,然后又有了生命。

超导世界的玩家全都停下了自己的脚步,他们看见了一个新的世界,一个更加壮阔的世界。

位于西大陆地底河流中的一座服务器矩阵正在疯狂运转,承载着一个虚拟世界快速形成。

最后,所有人看到头顶星光闪烁,斗转星移。

仿佛一个宇宙正在孕育而出。

然而当这世界拓展到某个边际的时刻,所有玩家看着自己在虚拟世界的身体在化为璀璨星辰粉末。

庆尘也看见面前的零,正在消散!

“机械之躯竟也会被世界意志同化?”庆尘瞳孔收缩,这意味着零的精神意志已经庞大到了某种程度,以至于连世界意志都向她发出了‘邀请’。

零打量着自己正在消散的手指,抬头笑着对庆尘说道:“想要找回庆准,那就必须进入世界意志看看,只有打开了那扇门,才有可能从里面偷出点什么来。”

庆尘明白了,庆准与世界意志同化后,就像是被关进了一个大门关闭的神殿里。

想要从里面将庆准偷渡出来,那就要先把这扇门给打开。

现在,零用自己当做钥匙,将那扇门给打开了。

庆尘问道:“你为何要这么做?”

零看着自己消散了一半的身体,沉思片刻说道:“我想走走另一条路。我等一个人,等了十个世纪,如今他不回来,我便想去找他看看,走走他曾走过的路,看看他如今怎么样了。”

这位人工智能孤独了十个世纪,最终还是忍不住走出了空中要塞的囚笼看一眼自己的女儿,当看到女儿的时候,让她拥有了更多的“人性”,于是某些情感变得更加具体了。

但庆尘想不通的是,与世界意志同化,不就消失了吗?为何在零看来却是“另一条路”?

而这条路,似乎是指另一种成神的方式!

宗丞对庆尘说道:“火塘应该对你发出邀请了吧,或许你去过火塘,便知道零为何会做出这样的选择了。”

庆尘看向宗丞:“那你呢?”

宗丞笑道:“世界意志的胃口很大,光靠零一个人是不够的。”

说话间,这年轻的傀儡躯体竟然也开始消散了,宗丞也选择与世界意志同化,与零一起进入那座神殿里,为的就是用两个人的力量,将庆准偷渡出来!

可是直到这一刻,庆尘依然一头雾水。

他不知道零所说的那条路是什么,也不知道宗丞为何做出这样的选择,似乎一切都必须去火塘,从那位传说中的“火塘神明”那里寻找答案。

相比活了六百多年的宗丞、活了一千多年的零,他依然缺失很多信息来做出判断,不是他不够聪明,而是已知的条件不够。

宗丞在消散前轻声说道:“其实我很羡慕你们,你们每个人觉醒的能力都很璀璨,你不需要害谁就能使用神切,不需要害谁就可以蕴养一身云气。而我天生就要将别人制作成傀儡才能变强,天生就要害人。我也不是说自己有多无辜,只是我想找一个重新开始的机会。我知道你还会继续追杀我,但这一次我会躲的很好。”

庆尘问道:“怎么才能躲过我的追杀呢?”

宗丞笑道:“藏在人海里,没有野心,你就再也找不到我了。”

说话间,零与宗丞一同化为星辰飞上天际。

庆尘没有看到庆准,他无法确认零与宗丞是否成功了。

……

……

西南大雪山的山巅上,颜六元与李神坛正坐在风雪中,身旁还放着一个黑sè的箱子,与当初颜六元关押‘中羽’的箱子一般无二。

颜六元穿着宽松的白袍,坐在雪里如同人间的仙人,李神坛依然穿着那身燕尾服,礼帽被他拿在手中。

当一阵风吹来时,一只只白鸽从礼帽里飞出,仿佛无穷无尽。

魔术师的魔术格外精妙,这雪山之巅却没有观众。

李神坛出神的看着风景,当他看到两抹星辰飞上苍穹时,转头问道:“能成吗?”

颜六元摇摇头:“没有十成的把握,我跟这两人不熟,不确定他们是否会按我说的去做,我只是知道他们想要什么,便为他们指了一条路。”

“为何要这么做,”李神坛问道。

颜六元笑了笑:“这世上哪有那么多为什么。”

“不,一定有为什么,凡事有因才有果。”

颜六元沉思片刻:“或许是因为第一面见他时,他怀里抱着婴儿的模样,很像我哥哥。”

这时,苍穹之上一抹彩虹射下。

如一座桥。

颜六元打开身边的黑sè箱子,里面是银sè的纳米机器人流淌着,还有一枚机械之心被纳米机器人包裹。

当箱子打开的刹那间,那道本不该来到雪山之巅的彩虹竟拐了个弯,飚射进那箱子之中。

下一刻,银sè的纳米机器人翻涌起来,渐渐形成了一道人影。

颜六元笑起来:“欢迎回家。”

  

看网友对 1000、后记(二) 的精彩评论